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春色> 淫蕩少婦花豔惹蜂狂

淫蕩少婦花豔惹蜂狂 - [db:分页标题]

一中的趙振校長武斷地結束了校務會。而且還留下了斬釘截鐵的話: 不管你們什麼意見,反正這孫倩我是要定的。 說完就甩手離開了會議室,他知道,做為全市的重點中學,這一中,那個教師不是想方設法削尖著腦袋往裏鑽。會議室裏的那些教研組長,各行政科長都不知道,其實這一中教師的調動,沒有主管教育的副市長條子,誰也沒這權項說話。只是趙振清楚,為了孫倩,他值得這樣做。那怕是丟官去職挨處分,他也絕不會後悔的。

讓趙振下了這麼大的決心,不顧眾寡懸殊地獨斷專行,確實是他的魂魄已讓孫倩勾了過去。昨晚他是和孫倩纏綿了一晚,早上就急急地赴往學校,在他的身上依稀還殘留著孫倩夜巴黎香水的悠香和她那如蘭似麝的體味。和孫倩的一夜顛狂讓他這個胭脂陣裏打滾慣了的男人大開了眼界,以往的那些花錢買來的小姐,那些粉蝶流鶯在他的心裏全是些殘花敗柳,上不得臺面也牽不住男人。她們在孫倩這種如花盛放的少婦面前顯得暗然失色,這孫倩雖不能說是人間極品,但也不枉是床上的嬌娃,被窩裏的浪蝶。



昨晚是他一個電話把孫倩約到了酒店的,這時候他的任何一句話在孫倩心裏無異于古時皇帝的聖旨,她一定無所推辭言聽計從的。這酒店的房間是他們學校長期包租下來的,除了他和辦公室主任外,別人都不知道。他很早就過去,吩附了服務員送過來鮮花和水果,自己就放水洗了澡。五星級的酒店確實與眾不同,房間中的衛生間裏面也設計了一個單人蒸氣室。孫倩到了時他正披著酒店的白色浴袍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孫倩給他綻開了一個燦爛的笑臉: 幸苦了,黃校長。



他發現孫倩笑的時候那雙眼睛彎彎的像月牙兒一樣,很有一番風情。一個魚躍他起了身: 來來來,吃水果。 孫倩只是白色的襯衫和黑色的短裙,顯得隨和輕忪,一雙白溜溜的長腿不著絲襪。當然,擁有這麼一雙白膩無瑕的美腿,包裹起來真是暴殄天物。



趙振把孫倩讓到了沙發上,然後自己坐到了她的對面。 阿倩,你的事我考慮了,辦起來有點難度。 見孫倩的臉上略現失望的樣子,他接著說: 但我還是會努力的。 那就謝謝趙校長了。 孫倩把削好了的蘋果遞了過去,嗲嗲地說。趙振接過了她遞過來的蘋果,也接過了她的整個身子,他隨著那麼輕輕一扯,孫倩就像安了軸承似的,一骨碌把身子就投向了他。趙振將她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雙手捧著她的臉說: 你說,該如何謝我啊。 孫倩卻掙開了他,站起身來說: 趙校長,這有點乘人之危了吧。 一下子,就教趙振的心頭一個激靈,臉上跟著也泛起了紫色,那躍躍欲試的情焰頓時如遭水澆。孫倩說著回到了對面的椅子坐下,臉上依然掛著眯眯的微笑,對著滿臉尷尬的他。 阿倩,你知道,我。



趙振張口結舌地。孫倩用一根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搖晃著,慢吞吞地說: 不要再說。 孫倩就走過去把房間的門鎖住了,還沒忘了掛上請莫打擾的那塊牌子。



走回來時邊走邊把把腳上的那雙高跟鞋踢脫了,風織閂h婀婀娜娜地踱到了趙振面前,突然雙臂勾著他的脖子,就如同雞琢米般地在他的臉上亂親亂吻。趙振受寵若驚的,一時不知自己該做什麼,只是怔著任由這女子在他的懷裏蠕動,以致那浴袍的帶子何時被解開也不知道,露出了那小腹濃密的體毛以及那張牙舞爪的陽具。



接著,孫倩整個身子從他的懷中溜了下去,雙手還貼在他的胸膛上,卻把頭一低,一張小嘴就貼在他的陽具上,吐出了柔軟溫香的舌尖,在他那宛若鴨蛋般大小的龜頭上吮咂起來了。



趙振一雙手摸索著就往她的裙縫裏鑽,腰間是緊了點,那手怎麼努力也進不得。孫倩就拍開了他的手,自己將那裙子的拉鏈拉開了,那裙子也掙脫了束縛,滑到了她的腳底。趙振就見著了她修長如錐的雙腿,以及頂部讓窄小的三角褲包裹的那處鼓蓬蓬的地方,依稀還有那麼幾根細小的毛髮頑皮地探了出來。他艱難地咽回了喉嚨間的津涎,嘴裏卻大口地喘著氣。而孫倩的一雙纖細手卻還在他的胸間,大腿側那裏摩擦著,他只覺得一股子熱騰騰的氣從頭頂直往小腹間竄,有點窮途末路的感覺,再也忍耐不住這慢吞吞的情調,就撈起了她的身子向那床上挪動,孫倩嘴裏叫著: 瞧你猴急的,慢慢來吧。 他將她扔到了柔軟而豐腴的床上,扒光了她身上的所有衣物,他站立在地上,當他高昂著他的陽具大搖大礎a挺到了她的陰部時,孫倩不禁輕呼了一聲: 嘩,那麼長啊。 他一隻手擄起她的一隻腿,另一隻手卻伸到了腰肢中將她托起,扭動了一下自己的屁股,那陽具就如長了眼睛,朝著孫倩的那處沾霜帶露的陰道裏去,剛一挨上,孫倩就驚叫著: 你輕點,人家好久沒有的。 但這時的趙振,那容得他溫描淡寫憐香惜玉,胯下的那惡物長驅而入,直搗進她那溫柔的穴巢裏。孫倩口中不禁倒抽了一口氣,接著一雙眼珠定定地呆住了,趙振不敢冒然再進,俯下臉去湊上嘴,一條舌頭也在她的嘴裏來回攪動,待到她的舌尖跟著做出了反應,嘴裏也吮吸不休時,他下麵才輕輕地抽動。 你好像頂進我的心間裏了。 孫倩嬌憐憐地說,趙振把頭附在她的腮上,說: 人都稱我大象。 她聽著,覺得很好玩的,就咯咯地直笑,把眼眾ㄛy了一些。這麼一樂,包容他陽具的下體也就濕濕地潤溢起來,一個身子不由得扭動如蛇。



緩過了氣來的孫倩,這時好像是苦盡甘來、食而知味地跟著他的縱送迎湊著。



肥美的屁股也一聳一聳地拱納著,口裏跟著咿咿呵呵輕吟淺唱,那張臉漲得如同醉了酒一般,粉俏豔麗,紅罩纏繞。他只覺得那東西在她的裏面被包容得嚴嚴實實,只是憑仗著那裏粘膩的淫液才得於抽動。這時她全然釋放開了自己,只見她兩手舉過頭頂,一頭黑髮像一簇舒捲的雲散落在周圍,她的乳房不是很大,如同少女般的盈盈一握,正隨著身子的聳動彈跳不止,那兩顆嶺上的紅蕾像眼睛般調皮地朝著男人眨動。



看得趙振血湧精動不能自持,拚命摟著她的屁股,猛然用力狂插不休,胯下的孫倩早已嬌聲淫語叫個不停,淫水順著她粉粉白白的大腿流到了床單上,她狠命緊勾著趙振的脖頸,咬著牙齒一湊一迎。趙振只覺得她的陰道裏面一陣又一陣擠迫,且繚繚繞繞,盤旋跌宕,有如小兒吮奶般的吮吸,引發得他那龜頭一陣緊張,快意如風拂殘雲般席捲而來,把持不住的精液一觸即發。但孫倩的那裏卻驟時肌肉一忪,讓他頓有所失,反而那些精液又回復蓄勢欲發的狀況。情不自禁地呼叫著: 太好了,阿倩。 累了吧,讓我給你換個姿勢。 就把他推到了椅子上,雙手扶著他的肩膀,大張著雙腿就跨了上去,趙振手撚著自己那陽具,幫襯著撥弄著她的兩片蓮瓣,那龜頭剛一挨上濕漉漉的肉縫,孫倩就沉下了腰,隨即一起一落地套樁著,趙振只覺得龜頭似被咬住了一樣,淫水順著他的那柄東西淋漓而下,也騰出了雙手將孫倩的纖腰緊緊箍往,孫倩自顧把個屁股篩得如風旋轉,恣意自在地在顛簸馳騁。肉與肉的博擊時驟時緩,聲聲不絕於耳。



兩個人正漸入佳境,孫倩倏然止住,整個身子從趙振的身上掙脫開來,自顧撲向那床上,背朝著他趴下,卻將一個肥肥嫩嫩的屁股高翹聳給了他,趙振也緊隨著孫倩,就勢覆在她的後背上,挺著陽具就剌,在她的裏面猛顫了一會,精液滾滾而出,孫倩在他的狂澆猛注中心間一顫,覺得自己的內裏也有一股東西正打熬不住,陡然而至。泄出的的那東西讓她的精神為之一爽,不自覺地輕哼了一聲,整個身子就軟了下去。



其實,趙振跟孫倩也相識沒多久。也是幾天前他跟著朋友去舞廳,那可是一處很專業的場所,跳的也是很高雅的國際標準舞和拉丁舞。這種地方,的確是女人們表現自我的最合適舞臺,她們不僅展示漂亮的衣服,還展露著自己身體最迷人的部位。趙振自己跳得並不好,但卻喜歡到那地方,既可滿足男人視覺上的享受,還能輔以身體某一種局部親密的接觸。他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到這種比較高雅的場所更適合他。而且在這裏跳舞的那些名嫻淑女絕不比其他歌舞廳裏的小姐遜色,至少就沒有那些風塵味。孫倩從趙振的身邊經過時,就引發了他的注意,那時他正細眯著眼睛,搖晃著腦袋欣賞曲子,就掠過一陣熏人的香氣,他先注意到是的一溜雪白的小腿,以及那女子穿著的高跟鞋,鞋尖清清瘦瘦,一派秀氣,鞋跟是尖尖的錐子,留下一個個淺淺的洞眼。把個女子的身體襯了出來,腰肢一扭一扭的,曲曲折折打著幾個彎,圓溜溜地翹著胸脯和屁股,就像蜻蜓點水,遊魚上鉤,每一步都邁得輕輕忪忪,勻勻稱稱,豈直不是在走著路來,就像在水面上漂著一般。



那晚上孫倩確也刻意地把自己打扮了一番,身穿著一件月白色的無袖高領旗袍,活活脫脫一個活色生香的東方美人。只見旗袍上的隱色牡丹,連著幾片搖曳的葉子,從右肩向左胯斜斜地垂下來,或者說從左胯處攀緣而上,直把枝枝葉葉蔓蔓延伸到右肩,一朵豐碩重瓣的牡丹花,正好被她豐滿的胸脯托起來,灼人眼目。跟她搭伴的又是她師範學院的舞蹈老師,兩個人一上場亮相,就把個場面引向了高潮,一曲下來,更是歡呼雀躍、掌聲不絕。趙振的眼睛更是閃閃發起光來,不過並不是兩隻眼睛同時發光,而是一會兒這只,一會兒那只,仿佛有一顆頑皮的小火星活潑地從一隻眼睛跳到另一隻眼睛。他覺得那個男子有點眼熟,也記不得是那裏認識的,見他們下得舞池經過他身旁時,就在他的衣角上拉了他一下,權做招呼。沒想那人真的認出他來。 嗨,趙校長啊,你也有興致。 閑得無聊,就來坐坐,跳舞就不敢,那能在你們跟前班門弄斧。 趙振打著哈哈,卻把手伸給了孫倩,一雙眼睛卻直往孫倩瞧。經過一陣舞蹈的孫倩,臉上激起的紅暈還末褪盡,把女兒家的嬌媚盡致顯出,那眼波流盼,脈脈傳情,一滴汗珠掛在額角上,被燈光映得亮晶晶的,因為心情激動,呼吸有些急促,連嘴唇上細細的若有若無的茸毛都跟著抖動,兩隻挺挺的奶子也隨著她的氣息微微顫動,搖曳著一身的花枝。 她叫孫倩。 那男子就把她介紹了,趙振就從旁邊拉過了椅子,一個勁地招呼他們。孫倩用力掙了幾個也沒能掙開他緊握著的手,就笑著嬌吟一聲: 趙校長,你把我的手握疼了。 他這才發現,忙忪開了她的纖細小手,嘴裏也就解嘲地說: 失態了,孫小姐這麼漂亮讓我失態了。 孫倩見他這麼一說,就笑了起來,那雙本來汪汪的大眼睛一下子彎彎成一條縫。同伴見趙振如此興致勃勃,也就拉開了椅子,大聲招呼著坐下,遞上煙、讓了茶,叫來了啤酒、飲料,那男子附耳對孫倩悄悄地說: 這是一中的校長,你的事他能幫得上忙的。 孫倩也就不客氣地在趙振身旁坐下,舞廳裏的圈椅確是低矮了些,他注意到孫倩的身子坐下時,兩截長長的腿不知擱那處了,只能往向一旁傾去,支撐了重量的一條腿緊繃若弓,動作多麼優美。為了保持身子的平衡,另一條腿款款從膝輒B向後微屈著的,胳膊淩空下垂的姿式,把那一領綴滿了花兒的白綢旗袍,恰恰裹緊了臀部,隱隱約約窺得小腿以下一溜乳白的肌膚。且一側著地的將鞋半卸落了,露出了似乎無力而實則用勁的後腳也給看見了。不禁讓他暗暗地思付著,如此雅致的風情少婦,真得好好使出一些手段,讓她芳心暗部A把個鮮活的身子交過來慢慢消受。



這時,剛好浮起一曲慢四的曲子,孫倩就起身朝趙振伸出手: 趙校長,我請你跳一曲。 趙振有點受寵若驚地笑了,忙說: 我可跳得不好,孫小姐不要見笑。 孫倩挽著他的臂膀步向舞池,依附著他湊到了他的耳邊嬌羞地說: 總是小姐小姐的,叫得讓人不好受,還是叫我阿倩好了。 兩個人就有如那穿花的蝴蝶,在這燈光搖晃、樂曲悠揚的舞池裏翩躚起舞。趙振的步子四平八穩、中規是距,或是因為緊張,那身體挺得筆直,孫倩可是如魚得水,整個人隨著舞曲揮灑自如,一雙腿像按了彈簧似的起伏搖癒C她那敞露著的光滑潔白的一隻手臂搭在趙振的肩上,一隻讓他提了起來,那胸脯就跟著翹起來,兩個奶子撲撲愣愣地像小兔子跳跳蹦蹦,像成熟的桃子一樣漲開來了。腰身拉得長長的,旗袍的下織N露出雪白雪白的一條線來,這條線還隨著身子的一躥一躥變寬變窄,奇幻無比,屁股和大腿都因為使力繃得緊緊的,把旗袍裙的下糧ˉ絞o吊了起來,露出一截受看的腳踝,腳尖因為用力,撐成一條線,還往上一聳一聳,全身跟著亂晃,把他的眼晃得迷迷瞪瞪,不會轉了。



我是最怕跟不熟悉的人跳舞的,跳著時也沒話可說。 孫倩笑吟吟地說,那眼神卻直勾勾地對著他。趙振就把那個柔軟溫香的身子摟緊了一些說: 跳多了不就熟了。 見孫倩沒有反感的意思,趙振就更加肆無忌憚了,摟在她的腰肢那只手就不安份了起來,滑溜溜地往下,輕按著她的屁股,孫倩就一個身子貼得更緊,嘴裏卻說著: 那有這樣跳舞的。 這樣他們兩個人好像熟絡了好多。趙振就問她: 阿倩,聽說你也是教育界的,在那裏高就啊。 孫倩說出了大山裏學校的名字,還補充著: 我是請了長假,好些日子了,處理自己的一些事情。



那地方也真夠苦的,真是難為你了。 趙振說, 那倒沒什麼,就是生了別的事。 孫倩那蔓延的牡丹花已緊挨在他的胸前,見趙振欲問不語的意思,緊追一句: 我剛辦完了離婚手續。 是嗎,看你那麼年輕,就結束了婚姻。



趙振有點驚訝,也有一陣竊喜。隨著又生出了點點憐香惜玉: 有困難嗎,我能幫助你什麼。 你知道大山學校的陳家明吧。 孫倩說。趙振知道的,教育部門剛剛發過通報,一個叫陳家明的男教師跟他的女學生發生了不正當的男女關係,這類問題放在別的地方、別的部門純屬生活小節,但在教育界就不同了。



趙振何等的聰明,他已經猜到了眼前這美麗漂亮的女人,一定跟那件事有著千絲萬薊熔o連。



我真的不想再回到大山去,那個傷透了我的心的地方。 孫倩幽怨地說,眼裏已有了晶晶閃動的畦